北冰洋上的一年
北冰洋上的一年
Last edited 2021-6-28
「需要知道的是,被套上总有个开口。」 被子因此都有极性, 床靠船舱的一侧更为安全—— 向右侧睡,背对墙壁。你 好好想想,该怎样去超越一块 床板:去承载血与肉以外的幻想,在空无的下坠中提供唯一的缓冲。让梦境切割极光、浮冰与海洋,在它与现实的交界提供如一的虚假。站起来。抵抗你 软弱蜷曲的肢体,船既不容移动, 也不能沉没。凝固的恐惧穿透木板,刺破 棉布的魂灵。你终将理解, 为什么这样的冬天无法逃离静止:被凝聚态的熵裹挟,在每年第一缕晨光边境徘徊。应该让所有探路者都看看那块铭牌,我们的船并非核动力。冰脊早已碎裂发绿,沉默的龙骨重见天日。躺回去吧,梦醒时分 被子的极性或许调换
  • Poems
  • 论文笔记:DDPG算法结构保持时间不足
    Catalog